Site Overlay

长沙破获微信“卖茶女”诈骗:虚构清纯形象,有专业话术

河南郑州人张亮从没想过,甜美漂亮的微信好友“丽丽”远没看上去那么单纯。

二人在微信上互动的十几天里,他对这个女孩关心备至。女孩失恋了,他怕她伤心,女孩生病了,他让她去医院打点滴,他还通过微信转账从女孩外公家买了1000多元的茶叶。直到2019年9月,湖南省长沙市长沙县公安局找到张亮了解情况,他才发现自己上当了。

长沙县警方通报显示,近日,该局端掉了湖南长沙、湖北武汉的两个卖茶女电信诈骗团伙,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38名,同时起获卖茶女聊天话术剧本。

长沙破获微信“卖茶女”诈骗:虚构清纯形象,有专业话术

长沙县警方端掉武汉的卖茶女窝点,多名涉案人员被带走。长沙县公安局供图

据办案民警周书玉介绍,上述诈骗团伙分工明确,教材统一,通过在微信上聊天与被害人培养感情、建立信任并最终实施诈骗行为。而案中被害人多为有家庭的男子,被骗取的钱财不多,又不愿家人和外人知晓,所以截至目前无一人主动报案。不过据长沙县警方不完全统计,被害人已达3000余人。

对此,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讲师陈海平表示,心理学有一种概念叫做角色框架,其实就是一种“思维预设”。骗局之所以难被识破,是因为思维预设符合被猎者心理预期。“话术剧本塑造的人物形象单纯、甜美、孝顺,这些都属于男人喜欢的女性特征,所以许多被害人上当后还意识不到。”陈海平说。

“甜美邂逅”

38岁的张亮已经记不清是怎样添加了“丽丽”的微信的。但他知道,“丽丽”是一个单纯漂亮的女孩,她说,“你是我第一个网友。”

从2019年3月起,张亮和“丽丽”似乎开启了一段甜美邂逅,聊工作,聊生活。在“丽丽”的话语中,她今年23岁,自小父母离异,在外公家长大。一年前,她从长沙的一所大学毕业,在一家儿童兴趣培训机构当老师,月收入5000元左右。上大学期间,她便交了男朋友,但男友现居上海,两人异地恋一年了,不时吵架。

聊得高兴时,“丽丽”还会主动发来在办公室的自拍照。照片里的她甜美漂亮,一切都如张亮的想象。

长沙破获微信“卖茶女”诈骗:虚构清纯形象,有专业话术

卖茶女与一名被害人的聊天记录。新京报记者 李英强 摄

加为好友的第5天,“丽丽”突然问张亮,“异地恋是不是真的没有结果?最近打电话男朋友都不接,昨天生病了发消息也不回”,她和男友的感情似乎出现了问题。第7天时,“丽丽”与男友吵架分手,决定去福建南平的外公家散散心。

从那天开始,“丽丽”不时发来外公家的茶山照片、视频,有意无意地问他“要不要试下我外公炒的纯手工有机茶?”张亮沉浸在美人美景中,很快回复,“要钱俺就尝试下,不要钱俺就不尝试了。”

就这样,第7天时,张亮向“丽丽”微信转账1300元,买了她外公家收藏的白茶、毛尖。第8天,“丽丽”又说外公觉得张亮对自己很好,还懂茶,准备把家中珍藏的正山小种匀出一斤分给他,只要2888元。

这一次,张亮婉拒了“丽丽”没有掏钱,此后便再也联系不上她了。但他从不认为自己上当了,只觉得女孩又结识了好友,不再理会自己。

甘肃环县的韩涛与张亮经历相似。他在微信上结识了清纯漂亮的女模特“佳佳”。“佳佳”的套路与“丽丽”相似,与韩涛聊天没几天便到外公家去了,外公是福建的茶农。通过微信,韩涛花了400元从“佳佳”外公那里买了半斤金骏眉,又在“佳佳”生日时给她发了13.14元的红包。

组织严密,条线清晰

“丽丽”“佳佳”都不是真名,他们只是120多名职业卖茶女吸引客人时的化名。2019年6月4日,长沙县警方端掉了位于湖南长沙、湖北武汉的两个涉嫌诈骗的卖茶女窝点,共抓获团伙成员138人,刑拘103人,扣押团伙作案电脑108台、手机400台、冻结涉案资金40万元。

长沙县警方发现,“丽丽”“佳佳”背后有着严密的组织,按照业务条线,可以划分为业务组、专业组、技术组、监督组、物流组等。

据办案民警王诚辰介绍,专业组的工作相对简单,负责提供微信聊天时使用的模特照片、茶山视频等,以打造卖茶女的外在形象;技术组负责向网络技术公司购买微信号、“养号”、吸粉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